学术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教学教研>学术研究

我所知道的倪季端

文章来源:红安县档案馆作者:倪明淼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24日 点击数: 字体:

编者按:今年3月,实验小学原副校长倪明淼向我馆捐赠了一封郑南宣的亲笔信。郑南宣出生于1898年,红安县七里坪镇八一村人。是经历过“五四”运动洗礼的,武汉百年历史的见证人。建国后,先后担任过湖北省财经委员会委员和省政协常委。据倪校长介绍,八十年代初,他为了解叔祖父倪季端的情况曾给郑老写过一封信。此信是郑老给他的复信。

我们所掌握的史料中,有关于倪季端先生的记叙是很少的。他与湖北早期7名共产党人中的赵子健为同村人;是他介绍董必武与陈潭秋相识。董老在回忆中曾提及他是武汉中学校董,与陈潭秋是同班同学,字测天;冯天瑜先生在回忆自己母亲张秀宜的文章中认为倪季端先生是中共地下党员。冯家在武昌矿局街的老宅系倪季端夫人所赠。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他,我们请倪明淼校长写下了此篇《我所知道的倪季端》。我们在推出此文的同时,也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希望大半个世纪以前,由武汉迁往上海的倪家后人能与老家建立联系,以了却倪老校长多年之心愿。

 

202112241544356716.Jpeg

郑南宣致倪明淼信件原件

明淼同志:

收到你的来信,我是很高兴的。仿佛少年时代的情景,又浮到我的面前来了。我和你的三祖父季端先生是多年的朋友。我们没有同过学,只同过短期间的事。虽然如此,而我们平时的往来是很多的。在学生时代,我与张翼云先生(已死了多年)从武汉回七里坪,却经常路过倪赵家。有时在赵子健先生家中住一两天,同时就必然要到你们乡间的家中去看看。而且你的大祖父勗端先生,又是我在县城读小学时的老师,由于你的三祖父的关系,因而也是更熟悉了。事实上知道你的三祖父情况最清楚的,要算张翼云、赵子健两位,可惜他们都死了。我由于在外省住大学,有时在上海做事,知道你三祖父的事,究不如张赵两位。现就我所知道的,简单地告诉你。

你三祖父是武昌高等师范学校最早的毕业生,学的是英语,他一生从事教育事业,没有做过别的事。一九一九年,董老筹备创立武汉中学,一切筹备开创,最得力于你的三祖父。武汉中学正式开学后,你的三祖父一直任教务主任,学校的一切具体事务,都是他一身担任,董老只计划一下,掌握大方向。这个学校与革命有关,毕业的学生,多半从事革命。你的三祖父虽没有直接参加革命,就办武汉中学说,他对培养革命力量,是出了力的,是有贡献的,至少是同情革命。一九二六—二七年,他当过湖北省四小校长。一九三〇年以后又当省九小校长,一直到他去世。

我记得你的三祖父去世的那天上午,第一个去悼念的就是我,我那时住在汉口,那天还见到你的大祖父勗端先生。

你说想来武汉,我看可以不必了。我所能告诉你的,主要的已经写了。其余的事,似无必要。

        即询

近好! 

                       郑南宣  四月十八日   

 

我所知道的倪季端

倪季端是我的叔祖父。据《倪氏族谱》记载,我曾祖父名倪照发,名下有三男:长子忠松,名渐鸿,号朂端;次子忠柏,号秀端;三子忠棠,名测天,号季端。我是忠松的嫡孙,忠棠的侄孙。忠棠的原配马氏,我们喊她细奶,她没生育,立我胞兄明森为孙。忠棠后来的夫人叫余道德,育有一子,名正纯。忠棠去世后,余道德带其子回上海去了,自此杳无音信。

最早知道我家有倪季端这个人是1953年。那年他在家乡的原配马氏去世。父亲在为其料理丧事时,提到过,说他一直在武汉教书,早年在武汉病故,葬在小东门外的姚家岭。但愿细奶逝后,他俩不计前嫌,能相见相聚。因我当年尚小,未问及详情。

对三祖父(指细爹倪季端)有所了解是1963年。当年我应征入伍,体检合格,但政审没过关。原因是我家历史不清白,社会关系复杂,被公社刷掉。为弄清真相,我追问父亲,请他详细介绍家庭历史。他从曾祖父讲起,介绍了祖父三兄弟的基本情况:他们三人都读了很大的书,我的祖父是清末秀才,当过黄安高等小学校的教师、校长,到病逝。二祖父黄安高等小学校毕业后经商,当过黄安商会副会长,到病逝。三祖父黄安高等小学毕业后考入文普学校就读,后考入湖北高等师范学校,毕业后一直在汉教书,当过武汉中学的教务主任,与董必武关系很好,后任湖北省武昌四小、九小校长,至病逝。然后说:“我们家是世代书香之家,一向行善积德,没做过任何坏事、恶事。做了不少对革命有益的事,可惜证据没有留下来。”原来,解放初期,董老(董必武)曾来过一封信,寻找倪季端的家人,此信后遗失。父亲叹气说:“如果那封信在,我家的事就好办多了,现在找不到证据,自己是说不清楚的。”从那时起,我就萌生找证据的想法。

对三祖父了解较多是从老红军倪忠珍那里获得的。1971年,我已当了6年民办教师,几次民办转正,教育组推荐的名单中都有我,都被刷掉,几次推荐上学也被压下。这年秋季,麻城师范来我县招生,负责来红安招生的是占仲凯老师,对我比较了解,占点名要招我,但县招办不同意。眼看招生要结束,他带信给我,让赶快想办法,找人帮忙。我在走途无路的情况下,去找叔祖父倪忠珍。

倪忠珍是位老红军,退休前是遵义市委书记、贵州省监察委员,1970年全家迁回红安,住在红一中旁的老干院里。那天我们谈了很长时间。我将入伍受阻,转正被刷,求学不成之事一一和盘托出。他听完后既心痛惋惜,又气愤不平,埋怨我为何不早对他讲。他说:“你家是对革命有功的,作出过贡献的,不应背这些黑锅。”然后介绍了祖父们的情况:我的祖父倪朂端,在黄安高等小学任教时,推荐了不少学生到武汉中学就读,像赵子健、张翼云等,其中不少成为革命骨干,有些在革命斗争中牺牲;二祖父倪秀端给革命组织捐钱捐物,救济不少穷苦农民;三祖父倪季端,读书时思想就很进步,每次回乡都要给青年人讲革命道理,鼓励青年人参加革命,他(忠珍)本人,就是在季端的支持鼓励下,参加革命的,邻近村的几位也是受季端的影响而投身革命的。反动派对我家十分仇恨,白色恐怖时期,反动军队进村围剿第一个烧的就是我家在倪家畈的住房。全家人逃难,有的去武汉,有的进县城,有的奔亲戚,自此我家一跌不起。大革命失败后,不少革命人员和亲属,都去武汉找倪季端避难。季端就把他们安排在学校做事,保护革命人员,保存革命力量……最后他说:“这事我明天就去找县领导为你说清楚。”第二天他就去找耿协楠县长。他回后对我说:“你上学的问题解决了,到学校后要努力学习,不能丢我的脸。”后来得知,他找到耿县长后,耿把他带到县招生办,他当着众人的面,介绍了我家的历史,阐明是对革命有贡献之家,并说:“这样的人不能上学,实在说不出。我用党籍担保,这个人如果有问题,我愿去坐牢。”耿县长当即表态,让招生办立即办理录取手续,我才得以进麻师学习。在与忠珍爹的这次谈论中,我才对家庭历史有些了解,并得到多方资料和证据,但不知道哪些人与他有接触、有交往,一直未获得较详细的情况。

我与郑南宣取得联系,纯属隅然。一次我去茶棚岗亲戚家玩,有几位街坊在坐,交谈中有位姓郑的女士问我,倪家畈有个叫倪季端的人,知不知道?我惊奇地反问,你怎么知道倪季端这个人?她介绍说,是听她叔父说,他在武汉读书时与倪季端关系很好,加之倪朂端是他在黄安高等小学读书时的老师,每次从武汉回来,总要到季端老家去玩,对倪家畈有很深的印象,自季端去世后就没有往来,不知他家现在的情况怎样。我听后十分高兴,当即作了自我介绍,并表示 想与郑南宣先生取得联系,请她帮忙。她叫我写封信,交给她转交其叔父,由他本人决定。我回校后,写了封介绍家史、表明身份、提出想去拜访他的信送给郑女士,郑表示等她去汉时再面交。过了些时就收到郑南宣先生的回信,日期为四月十八(具体年号已记不起来)。我收到信后去感谢郑女士,她说叔父身体不好,长期住院,不便接见,写信也有些吃力。这封信他分几次才写成。听她的意思是让我别再打扰老人,没再联系,过了几个月,听说郑老去世,我们未能见面,十分惋惜。

后来从《董必武选集》中获悉,倪季端是极力造成创办武汉中学者之一,是9位创办人之一,是董事会成员之一。任私立武汉中学教务兼监学,教英文。

从《董必武传记》中得知,陈潭秋是经倪季端推荐认识董必武的。2019年,湖北省董必武研究会的胡传章教授在花园宾馆接见我时说:倪季端和陈潭秋是湖北省高等师范英文部的同学,他俩交情甚厚,往来密切,志气相投,都是进步青年。倪季端极力向董必武推荐陈潭秋,并邀请陈到武汉中学任教,得到董必武的同意,陈后来成了董的积极支持和拥护者。倪陈董他们3人的密切关系非同一般。

我所掌握的情况就这些。

倪明淼   2021年5月18日

202112241544359225.Jpeg

作者:倪明淼 红安县实验小学原副校长

分享到: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 办公室:0713-5207236
  • 培训联络:0713-5207326
  • 传    真:0713-5207236
  • 邮    箱:hbdbs@qq.com
  • 微    信: